yzc亚洲城娱乐官网

“向爱则暖”小说系列 无边无际的游泳池

来源:yzc亚洲城娱乐官网网
导读:也许只有到那时,她对他、或类似的男人,会有一种接近于爱情的心境:耐心、怜惜、相濡以沫。

编辑/吴佩霜

插图/赵进

无边无际的游泳池

(作者)鲁敏, 出版《六人晚餐》、 《九种忧伤》《墙上的父亲》、《取景器》《伴宴》、《回忆的深渊》等,曾获鲁迅文学奖、庄重文文学奖、人民文学奖、郁达夫奖等, 入选“《人民文学》未来大家TOP20”。作品被译为 英、德、法、俄、日文等。

先生提出,天热了,改去游泳馆约会。女更衣室,燕然打量周围的同类。 脸上都没化妆,泳衣不带胸托,副乳累赘。阑尾炎缝合线,长毛的痣,胎记,跌痂,地图样桔皮组织,妊娠纹、甲沟炎,个个儿都现原形了,散发出近乎软弱的气息——徐先生可能正是想看到这些。那就看吧。到目前,他们才见了三次,皆是庄严、得体,彬彬有礼向正经婚姻而去的。

徐先生从男更衣室出来。暴露是公平的,没有了阿玛尼与欧米茄,三十九岁的他也没了看 相,挂肉成片,腿显得很短,摘了近视镜,眼白大了一倍。见到燕然,他把游泳镜从额头拉到眼睛上:“这个有度数,我得戴上。”

燕然不自在地缩了缩左肩,那里有颗红痣,多年以前的男友特别喜欢吻它。单身后,独自走 在大街上,看到某个特别的人,心中一动,燕然会突发奇想,想象对方同样亲吻这颗痣。一望而知,徐先生不会是一个对红痣有兴趣的男人。

他们顺着扶手栏前往深水区。徐先生走在前头,长长的水道,水波像戏谑的小手一样轻拍着他们的大腿和私处。两人默然无言。徐先生所专擅的能源、贸易等话题,在这个地方,都显得堂皇了。前面的几次见面中,燕然已尝试过畅销书、自驾游、美剧、网络事件,什么都谈得来,亦随时可戛然中止。

到了一个人较少的泳道,徐先生停下,他用水抹抹脸,模糊地笑笑,一头扎下去往对面游 去。燕然也抬抬腿活动着,身边突然冒出个半大的男孩子,甩着满头的水珠恼怒地咳嗽着,一边躲开燕然的注视。 燕然有些忍俊不禁,突然想起徐先生刚才抹脸的样子,竟有点少年式的腼腆——是啊,没有人生下来就是那么持重乏味的。

这当然不算什么新发现,可能原因在她自己,看什么都隔着29年的浮灰与沉疴;同理,徐先生或别的什么男人,谁又会发现或在意她的少女时期!到了这个年纪,所能结识到的人,也都处在人生的中间段,年少时的痴傻明亮、瞎胡闹、虚掷、无头苍蝇乱扑,如同粗盐、大料、苦汁、老姜,都是自我“腌制”,受着、沤着、一曝十寒,到最后,大家便都到了现在这步,相互间客客气气、心事重重。

唉。要是一个男人、一个女人,能够从对方身上唤起露珠般的童年镜像,那该多么了不起、多么感人哪。

徐先生游了一圈回来,神色活泛多了,冲燕然一努嘴:“你也游呀!” 像是餐桌上的客套:吃,你也吃啊。

燕然其实只会仰泳,动作也不标准。她使劲一蹬池边子,两只手像僵硬的风车一样往后翻,如一块浮冰